知怀化

旅游景点 餐饮酒店 旅游游记 旅游美食资讯

癸巳年湘渝黔秋游追忆(十一) 洪江古商城:天下有人不识君

浏览数:559

发布日期:2019-06-01  
核心提示:玩法:自由行,穷游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洪江洪江古商城厘金局汛把总署发表于 2016-05-17 15:09因为在德夯节约了一天时间,在芷江的那天夜里我和老唐商量,最后的两天我们是不是去凤凰,看看那位沈从文的故乡。老唐支支吾吾,没有马上回答,末了说“我们还是不去了吧。”跟他再三相商,他仍然不同意,但是
玩法:自由行,穷游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洪江
洪江古商城
厘金局
汛把总署

发表于 2016-05-17 15:09

因为在德夯节约了一天时间,在芷江的那天夜里我和老唐商量,最后的两天我们是不是去凤凰,看看那位沈从文的故乡。老唐支支吾吾,没有马上回答,末了说“我们还是不去了吧。”跟他再三相商,他仍然不同意,但是,他却肯去洪江,于是次日我们回到怀化。

开往洪江古商城的车在怀化汽车南站,需在火车站广场一侧坐204路到达,2元车票。我十分钦佩204路的电子报站系统,它已被我们彻底商业化了,乘客在知道前方车站前,必须要听一个企业名或产品名称,说是某某某提醒您某某站到了。我在一路上也知道了哪里有芷江鸭(可惜太晚了),哪里的水煮鱼最好。我寻思,这广告广告方要给公交公司多少广告费,如果分摊到每只鸭或是每碗鱼上又是多少,又乱七八糟地臆测着鸭的浓香酥糯和鱼的鲜香滑嫩,不觉已到南站。
很快地买到洪江的票,20元。八点二十,我们已坐上车出发了。

车往南开,过中方、黔城,在一座桥头向东一拐,一脉碧水便呈现在眼前,就是沅江。和五强溪到沅陵那一段不同,这里没有两山的夹峙,江宽水平,水色清透,岸边绿树婆娑,对岸是阡陌平畴,恍如烟雨江南。但过一水坝,水势立瘦,江滩裸露,乱石嶙峋。我闭上眼,不想再看。

九点四十分,车到洪江。在停车场,我就看到古商城一片黑黝黝的老屋立在面前,我对老唐说:我们来对了。

再次意想不到,见到120元的门票,老唐立马退缩。任我跟他说明古商城是如何的有看头,我们老年人还可以优惠,只要60元就能进去,他还是固执己见。说了句“你去,我在外面等”,就一个人摇摇晃晃向街的那边去了。我苦笑着只是摇头。

 

 

 

 

古商城有导游全程陪同,我被安排在休息室里等了十分钟,见已没有人来,一个胖胖的姑娘从另一间屋里走出。她穿有淡绿色印花的仿清大襟衣服,嫩绿色薄绸长裤,垂一束长长的黑发,在一堵深色调的老屋高墙的映衬下,很是醒目,她姓周。小周成了我此时一个人的导游,我很享受商城这种周到而有规则的服务。

导游介绍,洪江古商城地处沅水、巫水汇合处,它起源于春秋,成形于唐宋,鼎盛于明清,主要以集散桐油、木材、鸦片、白蜡而闻名,是旧时黔、滇、桂、湘、蜀五省区物资集散地,湘西南经济、文化、宗教中心。据专家统计,目前还存有明清建筑380多栋,计20万平方米。

小周就带着我在这样的一座古城内游走。城内的小巷如蛛网般密布,有的铺了平整的青石板,这种巷道相对就比较宽大,而有些处于上坡下坡的,铺的是条石,显得粗糙逼仄。一条条巷道向四面延伸开去,组成了一座庞大的迷宫,我不知道脚下的这一条会通向何处,紧跟着小周。小周告诉我,陌生人在这里很容易迷路。

 

 

 

 

小巷的两边,则是壁立的高墙。洪江的高墙似乎又不同于镇远,也许它更高,需要你仰头瞻看,我估计,有的会达到十多米。也许它更古老,通体的砖墙已满是黑色的印渍,墙灰已大片大片的脱落,从砖缝里顽强地长出许多小草,在风中不住摇摆。我在猜测这些草的年龄会不会比我更大。

 

 

高墙围起来的老屋,是古商城的建筑主体,被称为窨子屋,不少是明清时期的遗存,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我跟小周走进一处钱庄,迎面是一只“洪商元宝”的仿古大铜钱,整个建筑大部用名贵木料建成,乌黑的门楣,闪着桐油亮光的立柱、横梁,竟然见不到一丝裂缝,似乎还在诉说着当年的辉煌。这些老屋常常由几进两层的木楼组成,中间是或大或小的天井,楼屋很深,看起来有些阴暗潮湿,用现在的习惯看,我感觉住着不会舒服。

 

 

 

 

一栋栋的窨子屋连成一座城,它们被辟为各地会馆、商行、药店、钱庄、镖局、烟馆、青楼,抑或政府的厘金局、汛把总署,有人把此赞誉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的活化石。”

在一处高墙下,七个青年男女在大声说笑拍照,他们尽力跳起,或紧贴墙根,我很奇怪他们没有导游带领。小周告诉我,他们是逃票进来的。原来古商城里目前还有居民居住,而四通八达的巷道又让管理方难于应对。

“不买票,还是能够进来的。不过,他们看不到表演。”小周说着指了指我手中的票,“没有票进不去。”

我在导游的带领下,看到了好几处表演。药铺里陈列了琳琅满目的药材,最吸引我的是盆中的鸦片,让人反胃的黑乎乎的一团,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钱庄的金库又让我难忘,它设在隐蔽的地下,要不是扮作店主的演员翻开一块盖板,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里曾经日吞斗金。在烟馆,那个演员太逼真,他躺在木塌上一动不动,瘦骨伶仃地活像那种濒死的烟鬼。而厘金局智破偷税、镖局的接镖出镖、青楼的唱曲,则是一些较大型的表演,演出的也有七八十来个。

 

 

 

 

 

 

 

 

 

 

趁看表演的机会,我悄悄给老唐打电话,告诉他可以找条小弄堂进到古商城。老唐犹豫,说找不到你怎么办。我想想也是,要是迷路,就更难办,只好作罢。

我估计,导游带我走的是从一处表演点到另一处最近的路,所有我实在无法分辨她说的“七冲八巷九条街”中“冲”、“巷”、“街”的区分,在我看来,都近似于上海的弄堂。在一处较开阔的地方,有老婆婆在翻晒一种似板栗比板栗还小的东西,以为是桐油籽。我问,老人回答着,我却听不懂。小周说,是茶籽。我抓起一把闻闻,有一种隐隐的香味,于是留下一粒在手里把玩。

 

 

也许古城里住的大多是老人,他们倚靠着门框,或是坐在小店的柜台后,目光暗淡地看着我们走过。许多时候他们和我们擦身而过,也是面无表情。这么多游客的到来并未打扰他们的生活节奏,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问小周:“古商城应该有码头,怎么见不到?”

小周用手一指,说,“在下面呢。”

可是,直到最后她送我到出口,我仍然没有看到。我想,说不定还在更下面的河边,于是横过马路再下去。

果然有条河,我猜恐怕是巫水,它在洪江和沅水汇合。河滩地里荒废了大量的简易板房,没了顶塌了墙,不久的以前应该是一处不小的贸易场地,它们没落了,才几何时呢?

一个老头赤脚踩在河中的草排上,在采摘什么,大概是一种能食用的野菜吧,我叫不上名字。旁边,横着一只小小的机船,八只捕鱼的鸬鹚缩着脑袋蹲在两根竹竿上,水浪轻拍着它们一晃一晃地动,老人兀自采着野菜。我站在近旁岸上久久地看着这一幕,想:码头,古商城的码头是早已没有了,它们就消失在我们的手中。

 

 

 

 

电话联系了老唐,他也就在附近转悠。我告诉他我看到的古商城,他极度后悔,特别是听说有古装导游带领。他说,早知道的话,我就进去了。

离开洪江后的第二天,我和老唐从怀化坐火车回到了上海,整整出去十三天。在火车上老唐还在说,要知道的话,我就进去了。我说,你像个祥林嫂。

 

 
 
  • 知怀化官方公众号关注后天天有料

  • 知怀化微信小程序旅游,美食,特产,快捷、方便、贴心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