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怀化

旅游景点 酒店住宿 游记

癸巳年湘渝黔秋游追忆(四) 沅陵:盛名之下的辰州三塔和凤凰山

浏览数:127

发布日期:2019-06-01  
核心提示:和谁:和朋友玩法:自由行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沅陵龙兴讲寺酉水凤凰山发表于 2015-02-25 13:49沅陵,别名辰州,曾是湘西治所,如今却沦落为一个县,而且被踢出湘西,转属怀化,其中的缘由,想来也毕是耐人寻味的。船过龙吟塔所在的河涨洲,沅陵也已不远从我们登上的码头遥看县城,眼睛必须向上望,街镇高
和谁:和朋友
玩法:自由行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沅陵
龙兴讲寺
酉水
凤凰山

发表于 2015-02-25 13:49

沅陵,别名辰州,曾是湘西治所,如今却沦落为一个县,而且被踢出湘西,转属怀化,其中的缘由,想来也毕是耐人寻味的。

 

 

船过龙吟塔所在的河涨洲,沅陵也已不远

 

从我们登上的码头遥看县城,眼睛必须向上望,街镇高高的似乎在半空中。横跨沅水的大桥,也像天上掉下的彩虹,两头落在山的腰间,就像站在黄浦江边看南浦大桥,那一种气势就颇摄人心。更兼我们到达的时候,又是欲雨未雨的阴霾天,天空黑沉沉地压着街市,那种震慑力就更强,真是觉得城贴着天,天盖着城,堪称天街了。

从码头向上,走一段街道,街呈30度斜坡,两边多有住宿,以家庭旅馆居多。我们要去汽车站,搞清明天去吉首的车,也就没有停留,径直上到辰州东街,再右转踏上迎宾北路。

有意思的是,沅陵去吉首的班车也很密集,决不少于去怀化的,也许从一个侧面说明沅陵人心里的归属感。

离汽车站不远的建设东街有龙城宾馆,老实稳重地盘踞着1号这个最佳位置,斜睨着对面花枝招展的沅陵宾馆,让我们青睐。但它确实太老,楼道的地毯散发出多时未清洗浓浓的霉变味,房间也是这间下水道不通,那间缺了窗帘,我们连换到第三间才勉强住下。好在采光不错,毕竟临着街面,六楼的高度噪音也不大。

龙兴讲寺是沅陵的国保单位,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相传是唐太宗李世民下令修建,是迄今为止最古老的佛学堂。坐着2路车来到龙兴讲寺,刚刚下过雨,寺前广场上还有一滩一滩的积水。我们像踩着梅花桩一样跳跃着来到寺门前,看到门票要50元,老唐赶忙拉住我,示意不要进去了,说:“要不你自己去?”见他如此,我一时纳闷,但第一次出来,也不好太驳面子,只好跟着他走到江边。

 

 

古老的龙兴讲寺出过名垂青史的僧人么?

 

 

讲寺旁的老屋,一定也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老故事

 

雨后的沅水是温婉和顺的,对岸的山峦已凝聚起了一层薄雾,弥散在深深浅浅的峡谷间。风中有水的滋润,深呼吸几口,五脏六腑洗涤得干干净净,精神为之一爽。有采砂船正在江中作业,传来轰轰隆隆的响声。从江边的渔船上来一个男子,手拎一条鲤鱼,我们上去询问,他随口说了一句,我们没有听懂。正想再问,那男子见我们也不是个买鱼的主,再不说话,晃晃悠悠地向下游过去了。

 

 

手里拎的是鱼,心中怀的是希望

 

站在江堤上望,一里许外两江并流,纯碧的酉水欢快地扑进沅水的怀抱,我望着那里白亮亮的水面,遥想着这次可能去不了的凤滩、王村、保靖、里耶,它们和沅陵比,哪个更好玩呢?

下游江边,有几个码头,泊着不少机船,去往许多我们不知名的地方。真想跳上一条,随它去往哪里,到那儿去漂泊流浪。

刚解放时,湘西匪患严重,政府进行了一年多的剿匪,共剿灭土匪10万余,1000多名解放军和工作队员牺牲,梧桐山上就建有湘西剿匪纪念塔。我们从滨江大道上去,过胜利门,就看见高高的纪念塔矗立在正前方。塔身塑有解放军战士的形象,浓眉剑目,手持冲锋枪,威武雄壮。虽然看过多部关于剿匪的小说、电视剧,多少了解一些当时的情况,但看了旁边的剿匪介绍,我仍然被深深震撼:一个政权的建立,得作出多大的牺牲!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从后门出去,可以上辰州中街。老唐说就走正面的小巷,我却有些疑惑,怕巷断不通,坚持从旁边的街道迂回,两人争执不下,竟分道扬镳各走各的。我突然担心,真要是相互找不到该怎么办!好在老唐有心,打来电话,于是在中街会合,去下一个目的地——宗教一条街。

网上说,宗教一条街在沅陵一中的后门,问一中的门房,他却铿锵有力地回答:“我们一中没有后门!”有些无奈,搞不清他是误解了我们问话的本意,还是真的他也不知道,只好沿文化路,一步一步地再次下到滨江大道。

 

 

滨江大道上见到的漂亮小姑娘,活泼可爱,却是和奶奶在一起

 

其实所谓宗教一条街,就是紧挨着文化路的一条小巷,离剿匪纪念园也不远,我们只是在参观纪念塔后继续往上走,结果绕了个大圈。小巷入口就见到一幢四四方方的四层大楼,青砖青壁,有着多种不同形状的窗户,只是被火烧得只剩下墙壁和屋顶铁架,不知道是个什么所在,觉得十分可惜。

往上走,就是由厚厚的青石砖围起来的天主堂,两扇斑驳的红色铁门紧紧地关闭着,我无法看到里面的一切。天主教自清光绪27年传入沅陵后,几经起伏,目前几无活动,旧址内只住着一位八十多岁的虔诚教徒,守着这座老房子,过着她的剩余日子。

 

 

辉煌早已过去,留下的只是沧桑

 

再上面的清真寺似乎更为简陋更为破旧,也是两扇木门紧闭,门楣上钉了一块铁皮牌子,上面写着“伍家坪100”。是否这巷子就叫伍家坪巷呢,我没有求证这种猜测。

 

 

谁能看得透她的前世今生

 

转过一个弯,看到基督教永生堂高耸的屋顶,还有它的富有特色的窗户,不过我的注意力都被那栋漂亮的海牧师楼吸引住了。虽然老旧,虽然已显残破,但海牧师楼青砖勾缝,历经风雨而无半点残缺。大门上方嵌有中式的檐顶,二楼房檐下有精美的木构装饰,整个楼房顶上又加盖一个小屋顶,翘起俏皮的四角。向上望去,衬着低压的乌云,有一种悲壮凄凉的美。那里应该住着多户人家,木制楼道被杂物堵塞,墙边垒着许多废旧木料,电线拉得乱七八糟,瓜的藤蔓正爬向墙壁,门窗已有毁损。这些建筑,在抗战时期都是湖南临时省会的办公地,很有历史价值,应该得到有效的保护。

 

 

虽然已经落魄,但铮铮铁骨还在

 

据说巷内还有道教的灵官庙,但我没有见到,我看到了宗教陈列馆同样老旧的房屋,同样关着门不能进入。虽然遗憾,可我的思绪仍被这条神奇的巷子独占了,这条不过四五百米的小巷,竟能安然杂处着这五味不同的宗教流派,你可以说你的,我也能做我的,安定共处,互不干扰。我敬佩这样的境界,看到这种场面,应该能给我们有所启示。

 

 

谁的肚量也比不上这栋小楼的包容

 

还在龙兴讲寺外广场上,一个同样是自由行的游客问我们:“都说辰州有三塔,怎么只见到两塔?”我们说:“我们也才只见到河涨洲上的龙吟塔呢。”及至沿迎宾北路向南、踏上沅水大桥,才看到南岸右侧香炉山上的凤鸣塔,山上的绿树浓荫簇拥着七级的白塔,视觉上漂亮极了。直到我们离开沅陵,也没有看到第三座鹿鸣塔,不知道她藏在哪个神秘角落。

 

 

凤鸣塔安在,建塔人不再,世事变迁

 

和香炉山一左一右拱卫着沅陵大桥的凤凰山,它的出名,缘于曾囚禁过一代名将张学良。大门内的景区简介上这样写:“西安事变”后,爱国名将张学良于1938年3月至1939年12月在此幽禁。有趣的是,这个一百多字的简介竟一逗到底,我真怀疑它是否是由一个小学生所拟。

 

 

千万不要小看低矮的凤凰山,可是见过大世面的

 

凤凰山门票20元。我问“有没有优惠?”工作人员回答:“优惠没有。”老唐见此脚步又有些迟疑。也许见到我们的犹豫,他说:“要不你们两人买一张票好了。”我赶忙掏钱买票,拉了老唐往里走。

不过景区虽然古树参天,修篁遍地,但确实很是冷僻,一路进去,我们也没有遇到几个游客。一辆卡车从后面赶过前去,车里装着许多食物,车上有三男一女,其中两位是僧人。一条碎石路边倚有宣传版面,说的是湘西傩文化辰州巫傩大法师第九代传人的事,觉得好奇,我站下看起来。路旁五六间平房,一个六十出头的男人见我们有兴趣,说:“你们进来看看吧。”看到巫傩,想到湘西的神秘,我们摇摇头走了。

 

 

巫傩大法师,也是一位平凡的普通人

 

凤凰寺边门旁,刚才的三男一女正将车上的饮料方便面及其它小吃,搬进寺庙内。原来寺内也有小卖部,商品经济无处不在,连出家人也不能幸免,我很有些腹诽。寺本不大,但看起来倒很精巧,红墙绿瓦,楼阁连廊,旁一块石碑注明此是张学良将军在抗战幽禁处。我有点惊奇,一个随心所欲惯了的人物在这个弹丸之地如何使得,到了望江亭才豁然明理。

 

 

这个小小的拱门,进出过一代枭雄

 

望江亭在沅水边,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这一襟绿水和满城烟树。沅水在这里甩出一个漂漂亮亮的弯,能看到下游河涨洲上龙吟塔的朦胧身影,而左手边上游,是宽如笔杆的大桥和清朗的凤鸣塔,以及更远处沅酉二水相交处的汤汤水势。对面的沅陵城似乎远远地遮在一层薄薄的雾霭中,让人看起来不甚清晰,拔地的高楼和喧嚣的街市倒像孩子手中的积木,小而逼真。望江楼上有一首张学良的题诗:万里碧空孤影远,故人行程路漫漫,少年渐渐鬓发老,惟有春风今日还。身处此景,读着,我突然有点八卦:这哪里是幽禁,这不是疗休养么!

 

 

遥望迷蒙的满城烟树,心地会豁然开朗

 

回到宾馆,大堂小姑娘听说我们在外游玩的不顺,笑着说:“早知你们这样,我陪你们去好了。”老唐说:“你真要陪,我们也不敢啊。”于是就笑着上楼了。

 

 
 
  • 知怀化官方公众号关注后天天有料

  • 知怀化微信小程序旅游,美食,特产,快捷、方便、贴心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