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怀化

旅游景点 酒店住宿 游记

书藏二酉or大酉?

浏览数:165

发布日期:2019-06-01  
核心提示:天数:3 天时间:1 月和谁:一个人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穷游,徒步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二酉山辰溪沅陵沅江凤凰山龙兴讲寺酉水发表于 2015-09-24 20:14“学富五车,书藏二酉”这个成语很早就耳熟能详,前半句没有任何疑问,但是对于“二酉”,从小看的书里就有不同的解释,有的说指的是书藏在二
天数:3 天 时间:1 月 和谁:一个人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穷游,徒步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二酉山
辰溪
沅陵
沅江
凤凰山
龙兴讲寺
酉水

发表于 2015-09-24 20:14

“学富五车,书藏二酉”这个成语很早就耳熟能详,前半句没有任何疑问,但是对于“二酉”,从小看的书里就有不同的解释,有的说指的是书藏在二酉山,有的又说是书藏在大酉山和小酉山,故合称二酉。后来了解到大酉山乃是道家的三十六洞天之一,于是倾向于“二酉”乃是两座山的说法,这次便要去看看这两座不是名山的名山。

到达辰溪时正是凌晨,雾浓得数米之外就看不清人影,在县城中心区逡巡,找了几个酒店,竟然全都客满,好容易找到一间有人退房的,但还是坐在大堂里等了半小时,才等到他们清理好房间,办了入住。

放下行囊,略休息了下,就出了门。沿着一条主干道一直走,走到尽头,看到了早就想来看的一处所在,想到了某本书的第一句话,驻足半晌,黯然神伤。回头沿江而行,顺便向路人打探如何到江对岸找那个洞天所在,但令人惊异的是,对于大酉山,当地人竟然十问九不知。难道是我搞错了?拿出手机来上网查,也查不到更详细的资料,只能基本断定位置在江对岸,顾不了这许多,先过了江再说。

过了横跨沅水的大桥,看到路边有个派出所,心想路人甲不知道警察叔叔总该知道吧,便直奔了进去。结果苦搜枯肠把所知道的大酉山的所有别名都问了一遍,说到龟山时他才略约知道一点,让我继续往前走,穿过辰水后,再向当地村民问问。好歹看到一丝曙光了,我兴奋地向警察叔叔说了声再见,哼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走出了派出所。

辰水和沅水在此地交汇,所以还得再过一座桥,过了桥又走了一段路,到了村里向村民问讯,一问之下又傻眼了:村民竟然也不知道!有一个还以为我是来探矿的,告知我有矿的山是另外一座,而不是这座。问了五六个人,都是问道于盲,我失望了,决定放弃。在往回走的路上,心中一动,决定祭起最后一件法宝,打电话给当地旅游局,如果他们也不知道,那就承认我的失败。

 

 

天可怜见,这次终于问到了切实信息:沿着刚才的路继续往前,过了村子就是大酉山。问起大酉山的风物,旅游局的人吞吞吐吐竟有些羞赧地说那里还未开发好,没什么好看的,以后来会更好云云,那也正好,我又不是去逛公园,不需要配套设施。

再次掉头,走了很久,穿过了村子和村民的目光,终于看到路边一个不起眼的道观,上书“大酉观”,松了一口气,确实没走错。观里很冷清,没有香客,只有角落里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道姑。横匾左八卦右太极,上书“尊无二上”,倒是比较少见。看到我驻足,道姑以为我看不懂,走过来给我解释,我便和她聊了起来。老人家的方言不太好懂,我大概只能听懂一半,她向我确认了这里是道家的第二十六洞天,还说解放前大酉观总领这附近的道教,半片山都是属于本观的,后来被政府收的收分的分,现在只剩下了这一个小小的角落。香火也早已冷落,只有每逢大的节日才会有教众到这里聚一聚。看着门口当地政府竖立的那块已经碎裂得不成样子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碑,以及观里新塑的但明显做工粗鄙的三清玉帝等塑像,只能慨叹沧海桑田了。许是看我还能胡扯点道学,抑或是很久没有人陪她说话,道姑拉住我说个不停,还搬出个小板凳,硬要让我坐下陪她聊。她说她慕道很久,学道也有八九年了,五年前还到江西龙虎山正式受了箓,问她因何慕道,她没回答,只是絮絮叨叨讲大酉观以前的高道,修炼成鬼仙,如何显神通云云。道家仙分五等,鬼仙是最低一等,我知道她追求的是什么了,话又说回来,谁信仰宗教不是图个解脱呢?当然,CP这种是例外……令我意外的是,她也知道“书藏二酉”的典故,但说起二酉,她却鄙夷地说,二酉根本不是指的此处(大酉山)和沅陵的小酉山,而是指的大酉山上的大酉洞和小酉洞,但问起洞具体在何处,她却又瞠目结舌,然后说早被湮没找不到了。聊了半晌,她还意犹未尽,但我怕时间不够,问明了上山的路,便作揖告别了。

 

 

再继续往前走到江边,远远看见峭壁上掩映着一座寺庙,就是传说中张果老炼丹和闯王李自成兵败后最后隐居的丹山寺了(不几日后又去了另外一处据专家考证是李自成最后隐居的地方,真是疑冢重重啊)。穿过农家小径和山路来到面前,看到的却是破败的屋檐及紧闭的山门,门口的石兽更是毁得都看不出来是什么了。也算是一世枭雄的李自成最后落得个荒山僻寺的结局,真是“兴,化作土,亡,化作土”了。

 

 

从丹山寺旁的小路可以直接上山,山比我想象中矮得多,不费吹灰之力就到了顶,没有见到传说中张果老的炼丹池和李闯王的墓,倒是见到几个深达数米的洞,像是盗洞,莫非真有摸金校尉来这里挖闯王墓?而所谓的大酉洞小酉洞自然也是欠奉的,只有在下山时看到小路边有个浅浅的山洞,里面有人残留的衣物食品余烬药瓶等,不知是哪位哥们儿逃命避难时暂居过。

这样一座低矮而无奇的山,竟然是中华文明的存续所和道家的洞天所在,实在令人有些气短,那二酉中的另一酉又是什么样呢?怀着这份好奇,第二天就延沅江而上,去往沅陵。

沅陵的旅游氛围比起辰溪来好多了,向宾馆里的前台美女询问小酉山(二酉山),她立刻熟稔地告知我所在,而且热情地介绍本地还有另外两个可以一观的去处。

时已下午,去不了二酉山了,就先去江对岸的凤凰山看看。一座没什么游人的小山,静谧,落叶满地,山顶就是当年西安事变后曾囚禁过张学良的凤凰寺,有一半的寺院都变成了少帅纪念馆,展示着他当年居过的屋、睡过的床、用过的桌椅,寺旁有一片空地碑示是他彼时打网球的网球场,甚至山脚下江边还有一条小路特别标明是他当年经常散步的小径,和那些陈列的文字照片一起相得益彰地配合着对他的吹捧。其实,若不是对Party有恩,一句不抵抗就把东三省拱手送给侵略者,国家危亡之际还冒天下之大不韪挟君的逆将,至于有那么高的地位吗?在寺庙旁边有个防空洞,里面壁上有张亲手刻的“血仇”二字,资料里说这是他心忧国事、痛恨日军而写,推想当时情境,此二字是针对日军还是针对蒋中正倒也难说。

 

 

从凤凰山下来,还有点时间,又去了沅陵县城里的龙兴讲寺,那是唐太宗李世民敕建的专门用于传授佛学的学院,距今已经1300多年。讲寺实际分了两段,前半段同普通寺庙,有观音殿、弥陀殿、大雄宝殿等,其中大雄宝殿牌匾上方还有一匾,上书“眼前佛国”,是明朝的礼部尚书、著名书法家董其昌所题。传说当年董尚书路过沅陵时患了眼疾,被龙兴讲寺的高僧施治痊愈后,心有所感,故题了此语含双关的匾额。而大雄宝殿的整体结构,据说用碳14测定过,真的是唐朝留存下来的,屹立千年而不倒的木架,比起现在的诸多豆腐渣工程,简直是天上有地上无的奇迹了。后半段则是因王阳明在此讲学后而得名的虎溪书院,但此时已经人去楼空,枝蔓满墙,不闻书声,只有正中放置着一具在沅陵出土的元代男尸,幽暗的灯光映照着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那具古尸,使人心里平添一分寒意,如果王老先生尚在,他来格一格,不知能致出什么学问来?^0^

 

 

第二天一早,搭车去了乌宿村,在路边小店吃早点时,店家知道我要去二酉山,好心地告诉我,去二酉山必须得过酉水,但通往二酉山正门的渡口那里搭船的话会很贵,而且很晚才开船,我来得太早了,不如穿过村子,绕到后山,那里有个渡口,是专门接送当地村民往来二酉山和乌宿之间的,价格便宜,随时开船。

谢过店家后,我一路问着过去找到那个渡口,摆渡的是一位老大爷,询问之下有个意外惊喜,他说坐他的船的话不用买门票就可以直接从后山上二酉山。酉水不宽,五分钟就摆渡过去了,照老大爷的指示往山上走,见到路边其实有个收费点,只是估计长期没有游客从此过,便荒废了。

 

 

同辰溪一样,这里也是雾天,走在山路上,满目茫茫,朦胧中恍如仙境,脚步异常轻松,心情也异常畅快。行不多时,过了有三百多级台阶才到的“书天门”和传说黄帝藏书的“万卷岩”,来到一个洞口,名曰“二酉洞”,碑文言之凿凿地说此地就是“书藏二酉”典故的出处,还有湖南省政府竖的“文物保护单位 二酉藏书洞”石碑,洞里有当年始皇帝焚书坑儒时冒死把典籍偷运藏诸二酉的伏胜的雕像。二酉洞上方的二酉堂里,有清代时湖南督学使手书的“古藏书处”碑。我迷糊了,这个典故竟然和大酉山半点关系没有?

再往前走到了一个岩洞,看到碑文上面说此地是道家的第二十六洞天华妙天,并且把善卷、张果老等的故事都加到它身上,和大酉山的传说一样。这更离谱了,连洞天都挪到这里来,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呢?

二酉山的很多景观都紧紧和书与学问挂钩,刚才见到的“书天门”和“万卷岩”自不必说,还有一条细流叫“聪明泉”,说是饮此泉者,言谈如泉涌,惹得口拙舌笨的我也忍不住喝了一口,不知明天会不会舌灿莲花?半山腰有一个村子叫“二酉寨”,只有23户人家,但是恪守“养儿不读书,不如养条猪”的祖训,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培养出24名大中专生。

 

 

过了“二酉寨”,有一条999级台阶的“朝圣大道”,浓雾笼罩之下,仰之弥高,完全看不见尽头,只有氤氲,仿佛连接的真的是天宫仙境。迈步上去,除了空谷跫音外,只听得到自己的喘息声,面对不知道结果的登攀,竟然真的有了种朝圣的虔诚心情。走了一半回头看,却顾所来径,茫茫不知处,智者说“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可是,来处是哪儿,去处又是哪儿?八万四千尘劳,何处是尽头?我欲乘风归去,不惧琼楼玉宇,只愿如微尘般飘摇,一如这徜徉山间的浓雾。

 

 

登完台阶,就到了山顶,时近正午,雾气也没有那么重了。看到一个石堆,是北宋时兴建的“善卷堂”遗址,除了那块残缺的“二酉名山”碑外,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出这里曾有过建筑,和以前去过的常州淹城遗址、郑州商城遗址有得一拼。

二酉山顶是座“仰止亭”,纪念传说隐居在此的尧师善卷(在辰溪时听传说善卷隐居在辰溪大酉山,在常德时听传说善卷隐居在常德德山,在名人的光芒下,实在太多传说了,不过好歹人家也是神仙级人物,多分几个身,各地都去隐居一下也无不可),取的是他德被天下,高山仰止之意。善卷向来是被作为大德的代表,历朝历代广被称颂,也难怪,一个给他帝位都不肯要的人,皇帝们自然最喜欢了,天下人如果都像他一样该多好,朕也不必再怕会有各种政变各种造反,所以,千方百计加以鼓吹是自然的事。

在下山的路上有一段狭窄险峻的小道,叫杀人冲,又是个遗址,古战场遗址,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兵败时率军入川,在此地被狙杀,想不到这样一座满载文与德的山也有那样一抹血红。

 

 

两座酉山都去了,但心中困惑不减反增,二酉指的到底是一座山还是两座山?洞天到底是哪座?真相究竟是什么?回来查资料,看到一则半年前的旧闻,说是大酉山发现了传说已久的藏书洞,和县志记载的如何相符云云,又看到了大酉山的旅游招商公告,我恍然明白了:其实两地就是为了争个名头,促进旅游业发展而已,至于真相是什么,Who care?没有真相。我也理解了辰溪旅游局那人,他肯定了解两地的名头之争,而且到过二酉山,看过二酉山的旅游建设,所以自觉羞惭。两山将来会怎样?握手言和还是争缠不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把这个话题炒起来,两地的旅游业一定能够大发展。话说当地旅游局是不是该请我去做高参,哈哈!

 

 

 

其他图片,一并放于下面

辰溪

 

 

 

 

 

 

 

 

 

 

 

 

 

 

 

 

 

 

 

 

 

 

 

 

 

 

 

 

 

沅陵

 

 

 

 

 

 

 

 

 

 

 

 

 

 

 

 

 

 

 

 

 

 

 

 

 

 

 

 

 

 

 

 

 

 

 

 

 

 

 

 

 

 

 

 

 

 
 
  • 知怀化官方公众号关注后天天有料

  • 知怀化微信小程序旅游,美食,特产,快捷、方便、贴心

0相关评论